相关文章

湖南岳阳推行机械化屠宰引发“行业垄断”争议

  岳阳中心城区取缔所有生猪手工屠宰场、实行机械化屠宰后,热鲜猪肉批发市场发生大的变化。当地屠商徐保尧觉得生意做不下去了,“一头猪送去代宰后要少赚 100元左右,搞不好还要亏本。”屠商们认为,作为岳阳中心城区唯一的屠宰场——湖南海泰食品有限公司屠宰场采取种种方法拒绝代宰,意在垄断猪肉批发。

  在猪肉批发利益链上的屠商、湖南海泰在重新洗牌中正各自发力,相互较劲。

  5家生猪手工屠宰场关闭

  3月16日后,岳阳中心城区有岳阳市食品公司大市场、洛王屠宰场、九龙堤屠宰场、湖滨屠宰点和郭镇屠宰点等5个屠宰场或者屠宰点关闭,原因不止与存在水污染有关。

  岳阳市政府副秘书长禹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屠宰环节是动物疫病交叉感染的高风险环节,必须加强规范管理。此前,这5家屠宰场(点)都处于手工屠宰的原始作坊状况,装猪运肉普遍使用同一辆车,存在二次污染。另外,根据《湖南省生猪定点屠宰厂(场)设置管理办法》的要求,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所在地的生猪定点屠宰场必须达到机械化水平。

  徐保尧曾是洛王手工屠宰场的常客,他收购生猪送到屠宰场代宰,交代宰费和相关税费后将猪肉及猪内脏批发给超市。3月16日后,他的生猪屠宰业务必须与湖南海泰发生关系。

  热鲜肉供应减量后恢复正常

  3 月16日,湖南海泰食品有限公司投资的屠宰场开业。就在当天,岳阳城区出现热鲜猪肉销售短缺的情况。在五里牌市场、亚华市场等大的农贸市场,大半摊位都无肉可买。其中五里牌市场原先有30来个肉摊,当天只有两家肉摊销售猪肉,其中一家还是做冷鲜肉的。屠商李七宝说,湖南海泰拒绝为屠商代宰生猪,因此他们不得不停下来。

  这是岳阳市城区农贸市场、超市一周内热鲜猪肉市场的状况:3月16日至3月21日,每天在市场上销售的热鲜猪肉只占日消耗量的一半左右。从3月22日开始,市场上销售的鲜猪肉量有所增加,基本趋于正常。按照岳阳中心城区在这个季节热鲜猪肉的销售量,生猪日消耗量在500 头到700头。

  湖南海泰食品有限公司提供了3月16日至3月23日该公司机械化屠宰生猪的数据,最多的一天是23日,445头。公司总经理刘泰坦言,这些被屠宰的生猪都是公司收购来的,没有一笔代宰业务。岳阳市商务局分管生猪屠宰管理的副局长陈文斌说,据他了解,湖南海泰到3月28 日止没有代宰业务。

  屠商与屠宰场因代宰问题起争议

  徐保尧称,他3月16日送10头经检疫合格的生猪到湖南海泰申请代宰,被拒绝。对方给了他两个选择:一是可以代宰,但猪头、内脏、大肠、小肠等副产品归湖南海泰所有;二是不代宰,由湖南海泰公司收购其送过来的生猪。徐保尧认为,第一种选择将导致他做亏本买卖,因为副产品本身就可以卖钱。按照第二种做法,利润空间也比以往狭窄,赚不到钱甚至亏本。

  岳阳中心城区年消费生猪30万头左右,利润空间很大。在岳阳城区做猪肉买卖的大屠商至少有7位。他们普遍认为,湖南海泰设置这些条件,是想达到垄断岳阳中心城区热鲜肉批发的目的。

  刘泰说,海泰公司并不拒绝代宰,而是屠商提出的要求不能接受,所以不接受代宰,比如屠商担心自己送去的生猪被更换,要求进入屠宰车间察看生猪屠宰过程,这不符合机械化屠宰车间的卫生要求。

  事实上,横亘在湖南海泰与屠商之间的关键问题是,湖南海泰觉得机械化屠宰成本高,代宰没有收益。刘泰说,公司当然愿意屠宰自己收购的生猪。目前,湖南海泰已经就提高代宰收费标准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,也正在敲定公司的代宰管理办法。

  陈文斌表示,代宰是湖南海泰屠宰场必须履行的职责,不得拒绝。(潇湘晨报 颜宇东)